中華工控網 > 工控新聞資訊 > 中國制造怎么辦?33位實體經濟領軍人物給了這些建議
中國制造怎么辦?33位實體經濟領軍人物給了這些建議

  當前,制造業面臨著新一輪科技和產業的革命機遇,同時也遭遇去產能、環保升級等轉型挑戰,以及來自人工智能、5G、云計算等新技術的沖擊,中國制造企業和企業家該如何抓住機遇,應對挑戰?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原

  制造業是實體經濟的基礎,也是一個大國經濟的根基。

  當前,制造業面臨著新一輪科技和產業的革命機遇,但同時也遇到了去產能、環保升級等轉型挑戰,以及來自人工智能、5G、云計算等新技術的沖擊,這都要求制造型企業從內部進行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12月8日至9日,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19(第十八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在北京盛大舉行。在今年的大會上,由《經濟日報》和全國工商聯聯合主辦,中國經濟趨勢研究院和《中國企業家》雜志社聯合承辦的“企業家高端座談會”已經是連續第二年舉行。

  座談會上,33位來自制造業與實體經濟的領軍人物,與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黨組成員李兆前,《經濟日報》社社長兼總編輯張小影,《經濟日報》社編委兼中國經濟趨勢研究院院長孫世芳,《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何振紅,中央網信辦信息化發展局副局長張鵬等一起,共同探討中國制造業的機遇、變革方向和挑戰。

  一直以來,《經濟日報》的重要責任之一,就是收集來自各個行業企業家的想法,通過內參、研討會、智庫等渠道,為中央決策提供參考意見,在企業家與決策層之間搭建起暢通的溝通橋梁。

  在此次座談會上,企業家們暢談了各自對經濟形勢的看法,以及在自己管理的企業中遇到的問題。黃奇帆、李兆前等領導也從政府的決策角度向企業家提供了豐富的建議。

  解決“融資難”

  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率先發言。他首先對國家近期出臺的一系列支持民營企業的政策、以開放促發展的策略,為民營企業創造的營商環境表示支持。

  劉永好也總結了當下自己很關心的兩個問題,一是希望提高民營企業的農產品進口指標;二是民企“融資難,融資貴”。

  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

  “目前進口玉米的國有指標份額仍然大于民營企業的指標。進口玉米主要用作飼料,但飼料企業超過90%都是民營企業。希望在放開配額管理上,能做到國有與民營一視同仁。”劉永好表示。

  至于“融資難”這個問題,當天不僅劉永好,座談會上有數位企業家都提出,“融資難”是當下民營企業普遍關心的問題。

  劉永好談到:“過去,民營企業首先通過國有企業、正規銀行第一渠道獲得一部分貸款,再通過信托、資管、保險等第二渠道獲得利息高一些的資金。還不夠時,會通過民間獲取資金。民間的資金利息雖然高,但總量也在數十萬億之多,證明融資需求的普遍存在。現在國家規范金融秩序,堵住了不規范渠道,但客觀造成了企業融資,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出現了資金缺口。”

  針對融資難的問題,黃奇帆闡述了一些自己的看法。首先,他強調國家對“影子銀行”的整頓方向是絕對正確的。整頓前,影子銀行已經出現泛濫狀態,亂象橫生。

  黃奇帆分析認為,2015年底,商業銀行已經有30萬億資金以委托貸款、理財資金等形態存在于影子銀行中。影子銀行又不斷進行資金內循環,總資金流滾到了百萬億之多。接著,影子銀行在下游又養活了幾十萬個以小貸、擔保、保理、信托、私募等形態存在的小微金融機構。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

  “長此以往,我國的實體經濟會被這些像寄生蟲一樣的影子銀行吸干。”黃奇帆說。因此,從2016年開始,國家大力整頓影子銀行,將它們的規模大幅縮小,這是我國金融從脫實就虛,轉為脫虛就實的重要過程。

  不過,在整頓過程中,又出現了三種現象。黃奇帆具體解釋為:“一種是‘一刀切’,本來有些合理服務的企業被切掉了;第二種是操作時層層加碼,國家級金融機構的執行標準,到省、市一級向下執行時,有的地方機構走了一些極端;第三種是‘同頻共振’,影子銀行的資金形態有十七八個品種,同時開刀,造成了中小企業在市場中遇到了融資難。”

  黃奇帆認為,整頓影子銀行需要一個過渡期,這個過程中,也要防止地方部門、監管機構、金融系統層層加碼,造成不必要的市場損失。

  轉型和升級

  2019年,德龍鋼鐵作為民營企業,以“蛇吞象”的方式混改重組了渤海鋼鐵集團,引起了業內的廣泛關注。完成這一“壯舉”的德龍鋼鐵董事長丁立國當下最關心的是“增長性困境”問題。

  “不只是鋼鐵,四十多個制造領域都進入到了增長困境。沒有增量就要去找,做轉型或升級。”丁立國表示,“對于存量來說,很重要的是整合,建材、水泥,鋁業方方面面都在整合。其次是要融入時代,對我們鋼鐵企業來說,最重要的變化就是環境治理。”

  德龍集團董事長丁立國。

  德龍鋼鐵地處河北省,環保壓力很大。壓力之下,德龍鋼鐵艱難轉型成功,形成了德龍標準、德龍態度、德龍模式、德龍愿景。

  “現在許多地方領導一說起鋼鐵,就像看到過街老鼠一樣。對于鋼鐵企業來說,核心問題是如何提升自己的標準。要主動融入,不要抱怨,否則只有死掉。我們不僅存活了下來,還成為了行業的示范標準。”丁立國說。

  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首先對丁立國的發言表達了認可:“中國企業走到今天,確實走到了一個新階段。過去,企業家在一起討論,都是拿了多少錢,怎樣投機,怎樣找關系,現在我們發言的東西都在發生變化,這本身就是一個進步。”

  董明珠認為,企業度過轉型期,關鍵是自身能力的強化。“德龍鋼鐵做環保,成本增大了。但如果德龍生產的是劣質產品,丁總(丁立國)還有信心投入幾十個億去做嗎?”董明珠反問道。

  格力電器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

    董明珠強調,低價低質是對企業、對市場最大的危害。對政府來說,最需要做的是為企業營造公平環境。談到此,她提高了聲量:“企業應該更多地去找市場,而不是找政府。政府給企業的支持不是財政的支持,而是環境。把最好的企業拿到市場上去競爭,贏得市場,就是對企業最大的支持,才能徹底解決劣幣驅除良幣的現象。”

  同時,董明珠也對當下線上與線下的畸形關系提出了質疑:“這已經成了一個社會問題。嚴格來說,線上賣的東西應該比線下貴,因為你坐在家里就能享受到便捷配送。但現在有多少門店在關閉?線上企業又該如何按規矩辦事?”

  “許多企業跟我們訴苦,說現在線上的低價已經沒辦法讓企業活下去,只能作假。沒有了制造業,線上還能流通嗎?中國如何發展,老百姓、的生活品質怎么提高?我認為如何讓線上走上法治道路,非常重要。”作為一名制造業老兵,董明珠感慨道。

  挖掘潛在市場

  座談會上,數位企業家都談到了環保轉型問題,認為新環保標準給企業帶來了巨大沖擊。在這背后,則是中央去庫存、去產能、去泡沫、降成本、去杠桿的“三去一降一補”的供給側結構改革,對于整個制造產業提出的升級要求。對此,黃奇帆提出了他自己的見解。

  “沒有一家電廠會說自己產能過剩。但大家要注意,中國電網現在有14億千瓦的裝機量,每年運行時間只有3000小時左右。一年共有7800小時,火電廠如果有1000多小時用來休息,至少5500小時應該正常運行,但現在只運行3000小時,(說明)實際上40%多的產能是過剩的。即便與發達國家相比,從長遠看,全國有10億千瓦的裝機量也足夠了,這部分的電網當然要去產能,需要嚴格的手段實施管控。”

  同時,還有一部分產能是現階段過剩,但通過開拓市場可以消化。黃奇帆舉例:“比如鋼鐵產業,現在中國年產10億噸鋼,我們只使用了8億噸。但實際上鋼鐵市場總體并沒有飽和,我們一年建造十幾億平方米的房子,每平方米使用鋼材50公斤,但在美國、歐洲、日本、包括東南亞,每平方米用鋼是150公斤。他們是鋼結構的房子,建成后能使用100年,且鋼鐵可循環,100年以后拆掉房子,廢鐵仍然可以通過電爐煉鋼,不需要消耗新的鐵礦石。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的鋼鐵積蓄量還不夠。”

  黃奇帆強調,企業家應該把更多的產能放在中國的大市場上去循環,而不單純想著出海等方向,挖掘潛在市場的空間很大,“企業家要跟著中央走,跟著國家政策走,就可以打開增長空間。”例如自貿區內,“政策含金量非常充分”,有大量的優惠政策可待利用。

  “中國這五年的開放跟以前不同,過去是引進外資為主,現在是引進來與走出去雙向開放。過去是出口為主,現在是進出口雙向平衡。過去是沿海為主,現在是沿海、內陸同步開放。過去側重工商產業,現在是工商、金融、服務業同時開放。企業在這種開放中,完全可以順勢而為。”黃奇帆解釋。

  對于企業普遍關注的中美貿易摩擦,黃奇帆也提出了自己的見解。他認為,貿易摩擦一旦發生,會依次在關稅、貿易封鎖壁壘、匯率、金融等多個層面發生沖突,“在關稅、貿易封鎖壁壘問題上,中國反制美國的手段很多,我們勝算七成,需要防范的主要是金融和匯率問題。”

  “在這個過程中,對制造型企業來說,凡是能形成上中下游產業鏈集群、有產業鏈標準控制和供應鏈紐帶管控能力的,更容易取得優勢。對于小企業來說,則可以‘傍大款’,主動進入到大企業掌控的產業鏈和供應鏈體系中,就會活得很好。”黃奇帆給企業支招。

  座談會最后,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黨組成員李兆前指出,眼下的很多問題,是一些民營企業家對政策的可預期性把握不足。

  全國工商聯專職副主席、黨組成員李兆前。

  李兆前建議,企業家們可以多結合十九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以及會議上通過的決定,“黨正在致力于提高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其中現代化的重要一點即是制度環境和出臺的政策措施要有相當的穩定性。”

  李兆前認為,市場的整體環境依然是樂觀的。“大家提到了‘融資難’的問題,但當下市場的流動性依然是足夠的。如果我們像日本那樣,企業有錢卻不投資,有現金不存銀行而是換成黃金存起來,經濟就徹底死掉了。‘融資難’的問題證明我們的企業總體依然在擴張戰略中發展。當下,針對‘融資難’問題出臺了許多新政策,并正在落實,環境正在變好。”

【思南新發現】福祿克1535絕緣表

  寄語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本站動態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工控網客服熱線:0755-86369299
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email protected] Gk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B2-20040325
網安備案編號:4403303010105
捕鱼游戏怎么玩